文:ladyjules  (http://blog.roodo.com/ladyjules/archives/4151477.html)

喜歡上小狗般的男生,過分堅強的女孩;守候在雙眼失明妹妹身旁,站在前方為手足看世界的女孩,不知怎麼,這類女孩的原型總不免指向《小婦人》當中,那個跟青梅竹馬錯過,男孩樣自由獨立的女孩喬。日本新晉導演熊澤尚人作品《電影情人夢》(Rainbow Song)的女主角葵(上野樹理飾演),就是這樣一個喬樣的女孩。

電影一開始即以悲劇開場,女主角搭乘的飛機失事,做為開啟眾人回憶的密碼:女孩、男孩誤打誤撞的相識機緣,在大學電影社為一部名為「世界末日」的學生電影認真的日子。電影裡的青春與死亡命題,輕易聯想至擔任本片製片、導演岩井俊二的系列作品,一股對於青春以及特定時光不可留的迷戀,種種殘念,使得岩井俊二有種年輕世代代言者的地位。出自岩井新秀培訓計畫的熊澤尚人,作品附著的岩井氣味總會在第一時間被拿來辨認、與之相比,但其壓抑的力度較岩井俊二來說,比較有建築在現實之上,一般愛情故事會發生的段子。走出青春正盛的時光,十年後的青春少年少女們走去了哪裡,是這片更有趣的觀賞點。


關鍵詞之一:轉變。宛如後青春時期的紀錄,年少時直挺挺的樂觀跟夢想不足以支撐理想的實現,即使幸運走上學生時代嘗試的路子,辛苦也不會就此少了一點。毋寧更為現實、或是習慣求真的熊澤尚人,比較屬於在特定框架中細理實際細節的導演,電影選擇導演母校做為場景,年紀不算輕的導演,早就過了那個對十年後想像的時間點;回到自身投入電影的原點,回憶(導演自己的?)的意味十足,如何避免沈溺也是一大課題。適當剪裁創作者自我的經驗進入作品,正如同電影裡女主角去捕捉製酒工作者日常生活一樣,如何顯現出「每日每日」、堅持不斷的精神樣貌,一比一的照樣置入的方法是行不通的,《電影情人夢》觸及到電影的部分,還是有點擺脫不掉圈子氣味,不是電影愛好者看了難免會索然的危險。


片子另外用上大量比對,五千英呎的幸運彩虹對比五千英呎飛機飛行的高度,彩虹的七彩顏色對比目盲妹妹對顏色具體的形容,年華逝去的女子對比青春的癡迷跟惘然,幾個點用得巧妙,但缺乏羅織的能力,點出來就這樣了的沒說盡,少了些延伸。反倒是一開場,面對親人逝去、強大哀痛的超現實感,處理得極為深刻。也許擺脫青春的主題,可以期待看見更真實深刻,屬於這一位導演的完整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ainbowsong 的頭像
rainbowsong

電影情人夢 官方部落格

rainbow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